绝淩

【凹凸世界乙女向】卖火柴的你(嘉×你)

*ooc
*依旧嘉×你
*先写了一段明天睡醒了在接下去写_(:з」∠)_

  你现在还记得自己是怎么认识上大佬的
……
  那天是圣诞节,非常的冷,你躲在冰冷的角落里,手里拿着火柴,眼神空洞的看着被你烧完的火柴
  “啊……好饿啊,好想吃香喷喷的烤火鸡啊”你颓废的换了一个姿势,又吧唧了一下嘴,心里如此想到。
  “奶奶啊!请你看在如此可爱的孙女面前给您可爱的孙女一个香喷喷的烤火鸡吧”冷风吹着你冻僵的脸庞你不禁痛苦的想着
  你闭上了眼睛,眼前好像又浮现出那香喷喷的烤火鸡,鲜嫩多汁,一口咬下那浓郁的味道散发在你的口中,你赶紧晃了晃头把这些事物给忘记
  ‘咕噜——’你肚子的叫声回荡在着阴冷的小巷子里
  你扔下了火柴,捂着肚子在心里痛恨的骂了一顿自己的奶奶,表示说好的烤鸡呢
  然后啪啪的打脸,在下一秒你闻到了烤鸡的香味!!
  你兴奋的站了起来,犹如一批饿狼一般,你走出了巷子,嗅着鼻子找到了味道的方向
  “啊!香喷喷的大烤鸡!!”你说道
  你跟个行走的比利一样快步走到了面前,管他是谁
  狠狠一咬
  嗯!这浓郁的香味百分百不是烤鸡!!!!你这么肯定到,还对自己点了点头。
  “这是人肉的味道啊!咦,还挺嫩的应该是个小孩子”你又自顾自的说着,神经大条的你也没有意识到哪里不对。
  然后你恍惚的抬头
  快饿昏的你,之感觉眼前非常的耀眼,就跟你看玛丽苏小说里描写的一样,可能是对方有灯光的缘故吧
  然后你震惊了
  “!!!烤火鸡之神”你看清对面的长相后你如此说到

【凹凸世界乙女向】嘉×你

*ooc!ooc!ooc!
*码时超困所以有可能会有错字orz
*结局的话我可能是喝假酒了

  其实说起嘉德罗斯你并没有对他抱有太多想法
  废话,一个九岁小孩你还能干嘛
  在你的印象里小孩子就该乖乖的撒娇求抱抱
  要么就是成绩优异体贴父母的好宝宝
  反正绝对不是现在你眼前这个小孩在吊打别人啊!!!这是叛逆少年啊
  你微微皱眉看着这一切,最终带着不安的口气问道
  “猴哥,你变了…师傅会念紧箍咒的…”
  嘉德罗斯是认识你的,他愣了一下,像是想起了什么整个包子脸跟灌汤包一样鼓起来了
  然后你被吊打了
  但是由于你是女主你死不了
  可是你又碰到了嘉德罗斯,想起了上次的经历你还是乖乖的闭嘴
  但是这次他看见你了,他向你走来了
  他站在你不远处,金色的眼睛看着你,你微微眯眼,因为眼睛有些被照瞎了只能看向别处
  他移开了视线“那个渣渣关于昨…”
  他还没说完就被你打断了
  你怒吼一声指着嘉德罗斯身后的两个人,似乎是他的保镖“这是二师兄!!!还有师傅!!我是三弟啊!!”
  你又被吊打了
  嘉德罗斯在吊打你的过程中气的脸都红了,口中念叨着“可恶可恶啊”
  你又一次复活了
  身为女主的你又碰见了嘉德罗斯,这次你大步往前,索性直接把他壁咚了
  他看你这样冷笑了一声但是你居然看出了一丝期待“渣渣你知道你这样做的后果是什么吗”
  你点头,紧张的环顾四周,然后悄悄咪咪的低下头凑近他耳边,你听到他吞了口口水,手不知不觉的也搭在你腰上,但重点不在这
  你说“猴哥,你脸下的墨水都贴你脸上好几天了快擦擦吧”
  他沉默了
  嘉德罗斯当场把你推开,下一秒就消失在你的眼前
  你欣慰的点头,这孩子果然还是会害羞的,你对自己发了张好人卡,因为善解人意的你终于在没人跟着他的时候提醒了,毕竟小孩子是很爱面子的嘛!
  但是接下来的几天内,你感觉嘉德罗斯像是蒸发了一样,估计小孩子就是这样的性格吧,你想。
  当你用大量的积分兑换了一匹白色的马,兴奋的摸着马的脑袋
  你牵着马走在小道对着马喃喃自语“崽啊好好长大,等你长大了变得好看了阿妈就把你给安迷修做压寨夫人咯,这样阿妈就是安迷修他老丈人咯”
  错觉吗你好像听到了摔倒的声音
——
  你被包围了,可恶,因为前面文风太过休闲导致你忘记这是个RPG格斗世界了
  你暗暗咬牙,这个场面你肯定要死了“崽你快逃,他们的目标是你,在怎么说你也是限量版可爱无敌彩虹小马啊!!!!”你推了推旁边的马催促道
  “谁会要这种东西啊喂!!”那边人大喊
  “不许你侮辱安迷修他未婚妻!!!”你不服的也吼了出来
  “噢,也对,只有安迷修喜欢这东西”
  “是咯!”
  不知不觉你们已经聊起来了,但是那个耀眼的金色就那么突然的出现在你的眼里
  “渣渣,不许动她懂吗?”那个因为太阳的缘故更金闪闪,闪到你跟你的马都闭上眼睛了
  但是你其实想说“等等猴哥,你不是应该说‘呔!俺老孙来也!!!’吗。”又或是“猴哥你怎么在这好巧啊,我都以为你暗恋我了”可是为了气氛你憋住了
  在你内心纠结的时候,嘉德罗斯已经帮你修理好那些人了,厉害了你的九岁嘉!
  好吧,你还是憋不住了不过你换了一个方式“猴哥你ooc了,你应该冷漠的看着这一切,冷哼一声‘你也不过如此嘛’然后淡然离开吗…”
  他皱眉了一下总算他没生气把你吊打了一顿“你怪作者让我ooc啊”
  “也对反正ooc都怪作者就行”你点头认可了这个说法“…等等…你刚刚是吐槽了吗”
——
  “所以啊”
  “嗯?”
  “渣渣你给我待在我身边”
  “行吧”
  “哦?渣渣你不问为什么吗?”
  “有啥好问的,不就是做你保姆吗,我问啥”
  “……”